主人网
zhu-ren
首页
时光隧道

新媒体与民间外交


   苏东剧变,西亚、北非的颜色革命及内乱动荡,新媒体居中联络煽动整合,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。西方霸权主义者也曾急不可耐的到王府井“打酱油”,期待着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中国发生。面对这种新媒体外衣下的“新瓶装老酒”,我们该怎么应对?李长春同志告诫我们要:善待媒体,善用媒体,善管媒体。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,任何事物、系统、过程内部矛盾的各个方面都是相互作用的,既相互联系,具有相对的同一性;又相互排斥,具有绝对的斗争性。矛盾是事物发展的源泉和动力。几年来我国媒体形势发展的实践证明,“必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,坚持为人民服务、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,坚持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的方针,坚持贴近实际、贴近生活、贴近群众的原则”的正确性。
       
   唯物辩证法还认为,在复杂事物的发展过程中,有许多矛盾同时存在,但其中必有一个矛盾居支配地位,起主导作用,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,规定或影响着其他矛盾的存在和发展。学习唯物辩证法,首先是要学习它客观分析事物的发展规律,实事求是地认识和判断历史和现状,并在此基础上推断发展方向和应该采取的对策。本文利用学习唯物辩证法的矛盾规律和法则,探讨新媒体在现实生活中的辩证认识和在民间外交中的实际应用。
       
   一、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辩证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
   直到上个世纪末,报纸、电视、广播等传统媒体一直是信息传播的主要平台。随着世界互联网技术、通信技术的不断发展进步和融合,现在从短信到微信,实现了文字、声音、视频和图画点面结合的即时传播,信息实时立体交叉发布,传播渠道多元复合而迅速发生、迅速扩散。我国从1994年接入国际互联网以来,这些个新媒体由于形式新颖、操作简单而迅速广泛普及大众化,而中间媒体却因传播的冗长僵化而渐式微化。微博的形式在2012年底达到新的历史高峰,微信等传媒形态更以其短平快大行其道。
       
   近年来,在中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中出现的现象值得警醒和反思。从马其顿校车事件的跨界危急,到钓鱼岛危急的跨媒体事件,再到阿拉伯之春的可视化危急,以及伊春的突发事件规律性变迁,这些现象的出现表明,在变化了的国际关系背景下,新媒体的传播及威力可见一斑。究其原因,新媒体以其下里巴人的姿态进入我们的生活,能够更多“接地气”,也给更多地人群提供了展现自我价值的平台。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7分钟后就被美国推特微博网披露,传统媒体时效性实难望其项背。
       
   正是由于它的传播及时、门槛底、受众广,所以每个突发事件很快形成社会舆论热点,新媒体既是信息接受者又是信息的发布者,逐渐由边缘进入到关注的核心,然后由新媒体向传统媒体传导。而传统媒体则能够更持续、权威、深入的进行信息发掘。在当前及今后足够长的时间里,这样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相比较而存在,斗争统一而相互促进,共同发展。
       
   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将作为媒体传播的相对形势,相互联系,相互作用,有时相互主导与辅助转化。环顾我们所处的地缘、国际环境和中国的实际需要,我们需要“与时俱进”,以“科学发展观”进行民间外交转型。在继续巩固与友好国家政府的关系下,途径之一就是充分利用新媒体的优势,大力拓展“人民外交”。13亿人民对外每人交一个朋友,释放我们的善意,宣传我们的文化和价值理念,那就会是属于我们的“和平演变”!
       
    二、新媒体在民间外交中的作用。
       
   西方在公共外交领域大打“民意牌”,是手段十分娴熟的行家里手,而且毫不隐讳。美国国务院已将新媒体作为21世纪外交的重要工具,其在推特设有微博账户,直接向目标受众传播信息。美、英、法等西方国家驻华使馆、文化中心、办事机构等纷纷开通网络微博,建立群组,对我们开展的民间外交已直达“草根”。西方的一些非政府机构,经常会利用所谓的“民调”来抹黑中国。所以“民意”有多寡,但不以多寡分真假。这些带有偏见和误导的“民调”,经过传统媒体的渲染放大,在这种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双簧作用下,往往会起到妖魔化中国的效果。使我们吃过很多哑巴亏、有苦说不出。
       
   我们在充分认识到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辩证关系后,就要深入研究和把握两者的主次转化规律,从驾驭宣传与疏导管理的角度,与国内外友好民意与意志有效沟通运用,改变在某些外交特定问题上外争无底气的被动,使我们的国家外交从容展现政治外交综合能量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,西方媒体几乎众口一词,不断制造话题,向中国口诛笔伐,某些西方国家领导人也不时发表言论“煽风点火”,中国政府一时陷入被动境地。这时“异军突起”的中国网民,利用新媒体的优势,成为反击西方舆论的主力,矛盾的主次开始转化。海内外华人华侨留学生,以及国内网民的正义感和爱国热情终于暴发,组织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,不断揭露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,凝聚起强大的舆论反击力量,挫败了西方媒体及政客的阴谋。
       
   这场“人民外交”为主的中西舆论较量,充分展现出唯物辩证法的相互作用的同一性原理,成为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完美配合的正能量公共外交典范。中国政府的“透明与公开”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认可。但美西方的种种伎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我们在吸取教训后,更应当思考应对之策。怎样才能避免当真理还在穿鞋子的时候,谎言已经走遍世界了呢?那就要善待新媒体,善用新媒体。在新媒体大行其道的当下,最好的辩证方程式是让真相跑在谣言前头,让民间外交适时走在公共外交的前列。巩固民间外交传统的人际传播模式,加强民间外交新媒体的大众传播新手段。
  
        ( 一)以美国为民间外交重点。
       
   美国金融挥霍伤害经济而损誉,跋扈淫武力不从心而自掘坟墓。但目前的国际格局仍然是美国一超独大,与许多亚洲国家都有较深的传统关系和现实交往,随着对亚洲经济需求和重视上升,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和作用将是本地区的长期现实。对中国的遏制是中美关系的主要矛盾。美国经济对中国经济依存度较高,中美在保持本地区稳定和繁荣上有一定的共同利益。逐利的本性使美国又采取接触政策。我们要利用新媒体的广泛性,加之传统媒体大力推动,巩固和利用民间外交的优势,传递我们的善良的民意,传递合作共赢的心声,更多地争取民间的友好理解和支持。“太平洋足够大,容得下中美两国”;把握好这对矛盾的主次关系,“有理、有利、有节”,斗而不破,利用新媒体快速揭露美西方的各种谎言,抵制和平演变;以“民间先行,以民促官”,为我们国家外交留有足够的回旋空间,谋求国家和平发展,真正强大起来。
     
     (二)以周边国家为民间外交根本。
       
   事实上,我们今天仍在受益民间外交的“外交红利”。以周恩来总理为代表的老一辈杰出外交家,在周边外交舞台留下了许多“人民外交”的佳话。国家近邻是无法选择的,历史上的风风雨雨,地域上的山水相依,国家之间、人民之间更应当相互尊重,协商解决争端。在新的时代背景下,民间外交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凸显出它应有的地位。民间外交应当理性反思,精心策划,不断创新,运用新媒体寻找民间外交话题,拓宽民间外交渠道,建立新的民间外交形式,形成民间外交独特的地位和外交优势。
    
      (三)以发展中国家为民间外交基础。
       
   中国的民间外交应突出以发展中国家为基础,促进政治经济合作,为中国将大有作为寻求依托。广大发展中国家与中国有着相同或相似的经历,现在又都处在自我发展完善的关键期,广大人民需要和平合作的愿望强烈,具有良好的民意基础,尤其在抵制美西方的价值观念和游戏规则方面共识较多。民间外交可以利用新媒体的低门槛优势,与各阶层人士深入沟通民意,充分扩大共识,从而巩固和加强政府间合作。大国的威力不仅在于其强大的物质力量及其施展,更在于其明智、巧妙和坚定的综合外交力量。
       
   一个国家固然要努力建设足够强大的自卫武力,并敢于使用这种武力维护自身的利益,但同样重要的是,现代民间外交与新媒体和平的手段,也是不可或缺的政策工具。合理界定国家的核心利益,巧妙和正当地运用国际规则,正确地评估目标与能力,这也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前提。
       
   (四)以多边外交和非政府组织为施展民间外交平台。
       
   各国民众之间也有联系和交往,因为各国民众根本利益的一致性是其基础。出于根本利益的一致性,各国民众可以超越社会制度、意识形态、发展道路、政治见解等,开展内容广泛的平等交流,这种交流在今天新媒体条件下,能够顺利实现。广大发展中国家,尤其是金砖国家务实图强,正在发挥重要影响。群众团体之间的国际联系和交往,是一种普遍的国际现象。象NGO等非政府组织,我们都应当建立新媒体的沟通管道,及时传递与回馈各方面信息,正确研判各项舆情,增强中国在多边及非政府组织平台上的话语主导权。
       
   三、新媒体与民间外交的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
   伴随着全球国际化的脚步,国与国之间相互依存度空前提高,国家之间要有一个稳定友好的民意基础,这个基础哪里来?从民众需求角度来观察,由于我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,各国民众对我国的关注了解欲望越来越强烈;由于公众物质生活的提高,民间外交与国内公众生活关系越来越密切。新媒体以其简单、快捷、直接的优势承载了这些民众诉求,成了我们开展民间外交的良好抓手。新媒体也有助于汇集民智,疏导民怨,通达民意,增强民主。
       
   往往当人们在利用新媒体交流时,不自觉地结合着自身工作、生活经历,有时用讲故事等对方听得懂、能接受的方法,以情动人,以理服人,而又随便轻松,拉近着与受众的距离。在调整矛盾和谐社会的作用上,已成为我们的执政资源。按照胡锦涛主席要求,民间外交“要在政治交流方面、经济合作方面、文化的沟通方面多做贡献”,新媒体的快速广泛性,值得传统媒体借鉴,传统媒体的权威深入性,值得新媒体学习。根据唯物辩证法知道,要认识到新媒体的复杂性,建全各种机制,在民意上通下达的同时,防止西化与和平演变。倡导新媒体职业道德意识,加强自律;同时主流媒体发挥自身优势,加强引导管理。总之,我们要坚持唯物辩证法原则,“守城”与“维新”并举,兼用并蓄,取舍自如,建立起民间外交的“都江堰”,用好新媒体。

  (作者: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办公厅 田翔)

来源:对外友好协会 来源日期:2013-12-13 本站发布时间:2013-12-13

主人网   版权所有 © 2007   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安慧里4区15号五矿大厦 邮编:100101
联系电话:13011152297  电子邮件:xkk1118@qq.com
ICP备案号: 京ICP备06052824号 (站长统计)